>

陈杰人式闹剧该休矣

- 编辑:bf88手机版 -

陈杰人式闹剧该休矣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个评比谁最无耻的奖项,我认为以“独立新闻人”自居的陈杰人一定会斩获大奖。自陈杰人与新闻报道沾边以来,他的种种劣迹,无不体现出这个人的少廉寡耻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2003年,作为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陈杰人,在《青年参考》发表《女大学生卖淫现象调查》,文中写道“现在武汉地区的女大学生中,至少有8—10%从事卖淫,如果加上那些只陪聊陪玩不上床的,估计接近四分之一”。令全国舆论一片哗然。在招致激烈批评后,陈杰人毫无悔过之意,甚至为证明自己的报道确有依据,而将新闻线索提供者的个人信息在互联网上几乎和盘托出,使完全无辜的新闻线索提供者,不得不承担完全没有必要承担的巨大风险。其轻诺寡信、唯我中心的实用主义心态,其对人的权利的漠视、对人的命运的漠视,已经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当时人称“陈杰人事件”。这一年,陈杰人被中国青年报社开除。

  之后,陈杰人受聘《公益时报》主编,但在短短5个半月之后,于2006年2月8日被解除《公益时报》主编职务。

  2007年郑筱萸案发后,时任湖南经济电视台《法制周报》执行总编的陈杰人,在举报人高纯拒绝采访的情况下,指使李俊杰,在《法制周报》炮制《中央反腐决心:部级高官郑筱萸的死刑之路》、《“斗士”高纯的12年反腐路》、《反腐斗士高纯:“扳倒郑筱萸我用了12年”》等假新闻,欺骗各大媒体和读者。在高纯揭穿其真相后,对高纯进行殴打(导致高纯外伤性耳聋),并辱骂、威胁、恐吓高纯,“你是一个傻B!还敢告我,我可不是郑筱萸,老子打死你!”,“傻B,你还敢报警,我叫黑社会搞死你!”。由此引发高纯对他的诉讼。2007年,陈杰人被《法制周报》解聘。

  2011年11月,原本担任人民网江苏视窗执行总编的陈杰人,被人民日报解除了职务。细心的网民会发现,这个陈杰人自2003年以来至少是第四次被新闻单位扫地出门。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纵观陈杰人的种种劣迹,我们还能认不清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吗?他编造武汉女学生卖淫假新闻,殴打其他报社记者,公然诅咒南航坠机,再加上天天在围脖上造谣,明明自己就是拿五毛的,还天天骂别人五毛,拿着ZF的钱在网上煽动民意。就这样,还能呆在中国,而且好像还活得挺滋润,我觉得党和政府真是太特厚道了。

  互联网上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分歧”中拒绝讨论,在“审判”中忽略证据,在“惩罚”中无视法律。他们无所不在,是网络暴力的践行者。我们把这种写带有强烈褒贬意识文章的人称为“枪手”、“打手”。

  陈杰人正是这样一种人。他满心“婆理”而满口“公理”,是典型的伪君子,真小人。象陈杰人这样的所谓“自由评论人”其实是国外反动势力豢养的走狗,靠那些所谓反调言论搏人眼球,陈杰人们所宣称的旁观、中立以及公益,怕是连鬼都不信,黑幕后无不是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一段论述:狗性总不大会改变的。因此,凡是咬人之狗,“无论它在岸上或在水中”,不仅都在可打之列,而且一定要痛打。如果将狗的落水认作受洗,“以为必已忏悔,不再出而咬人,实在是大错而特错的事”。“犯而不校”是恕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直道。中国最多的却是枉道:不打落水狗,反被狗咬了。“

  所以,对陈杰人这样的货色,我们一定要合力将其打落水中,让它翻不了身,上不了岸,害不了人。

本文由必发官网登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陈杰人式闹剧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