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象音乐:朴树这12年去哪了

- 编辑:bf88手机版 -

大象音乐:朴树这12年去哪了

  朴树话很少,对他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出道16年,他极少面对媒体。今天他发表了一篇长文,内容却是为了十月演唱会前无法完成第三张专辑而致歉:

  在这篇标题为《无论如何》的长文章里,朴树说到自己因为演唱会而感觉到了定时炸弹爆炸般的压力,因为新专辑的制作而身心俱疲。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自我陈述。一个倔强的人,一个曾经自我隐藏的人,这一次他能够这样真实地袒露自己,不知道暗地里下了多大的决心,克服了多少心理的障碍。

  这么多年,朴树一直在跟自己较劲,到现在还是。所有人都知道,假如他更圆滑一些,更善于经营一些,原本可以比现在更加“成功”,获得更大的名利。他偏偏没有。曾经有整整9年,他消失于大众的视线,将自己完全封闭起来。

  在自绝于世界的日子里,他每天什么都不干,只去坐地铁,从起点坐到终点,再从终点坐到起点。

  他的较劲很大一部分是对完美作品的执着。放眼整个华语音乐创作圈,朴树的“低产”都是排得上号的。这么多年,他只出了两张专辑。1999年,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推出,反响巨大,一年卖出30万张。

  两张专辑里,许多歌曲成为了广为传唱的经典,也被众多港台歌手翻唱。其中范玮琪唱了《那些花儿》,郑秀文唱了《我爱你,再见》粤语版,郭富城翻唱过《旅途》,李心洁唱了重新填词后改名为《happy turn》的《New Boy》。

  当然,最著名的一首歌,还要数《白桦林》。2000年,朴树曾经唱着这首歌上了春节联欢晚会。但是对于这首歌,朴树并不喜欢,他甚至反对将它收录于专辑里,是高晓松坚持不要放弃,高晓松说,“你可以不放在A面,但一定不要落下它,一定会是它先红。”最后,放在了B面第二首。

  为什么不喜欢《白桦林》?朴树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我绝对是耍了一个小聪明,编制了一个让自己感动的东西,其实我不喜欢那首歌,我觉得无论是从投入的感情还是技术层面来讲,这首歌都不是我理想状态中的东西。”

  上春节联欢晚会,别人都觉得风光,他却感到说不出的别扭,过于主旋律、假唱,这些都让朴树难以忍受,也赌气说过“肯定不上”,连当时他的老板宋柯也劝不动。最后是被经纪人电话“骂一顿”之后才去上了。

  朴树的父母亲濮祖荫和刘萍曾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那个除夕晚上,老两口老早就坐在电视机前等着看儿子,总算等出来了,却发现儿子显得心不在焉,穿得邋里邋遢,表情漫不经心。

  是啊,曾经我们熟悉的朴树是这样的:少年模样,声音里满是脆弱和感伤,眼角眉梢流露着不谄媚、不妥协、不合作的个性。

  2003 年,在发表了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后,朴树配合了宣传,那是唯一的一次。新的经纪人邓小建收集了百多份报道朴树的报章杂志,全是2003年的。那一年之后的将近十年,朴树几乎拒绝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如果邓小建试探着说到下周六有什么媒体想约采访,朴树会回答,“不行,下周六我有病”。

  就这样,在名声最旺的时候,朴树隐退了,切断与外界的交流,极少露面。跟朴树合作过两张专辑的张亚东每次见面都会劝他,出专辑吧,朴树总会反问,为什么要出?

  他并不是不能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出了问题,所以也曾试图有所突破。2007年,朴树参加了湖南卫视一档叫《名声大震》的节目,和前奥运体操冠军刘璇做搭档,他们夺得了那一季的冠军。朴树打扮成《加勒比海盗》里的船长,包着红头巾,化着夸张的浓妆,唱“摇滚版蓝精灵”,甚至僵硬地扭动身体跳起了舞。为此经纪人邓小建被朴树的歌迷大骂了一顿,朴树说:参加那个节目,是我自己愿意的。我想挑战一下自己。

  参加完这档节目,朴树再度陷入沉寂,几乎不演出,有一年甚至零演出。这沉寂与其说是自我隔绝,不如说是他在专心调整自己。

  那段时间,朴树早睡早起,生活规律,他知道他应该更多打开自己,不能继续沉溺于自我封闭的世界。

  直到2012年,他组建了乐队。2013年,“树与花”系列演唱会举行,朴树与张悬、戴佩妮合作,在北京上海举办了大型演唱会。媒体将这视为朴树全面归来的信号。

  再次归来的朴树留着干练清爽的寸头,清瘦的脸庞依然有棱有角,但更多了成熟男人的沉稳味道。

  说实话,“树与花”结束之后,很担心朴树仍旧会厌倦这个世界的喧嚣,再次回到他封闭的自我世界里。还好,这一次他线年,朴树带着乐队频频登上各大音乐节,大爱音乐节、恒大音乐节、西湖音乐节……所到之处,乐迷都欢呼不已。

  而这一年最为轰动的事件,当然还是他为韩寒的电影处女座《后会无期》写了主题曲《平凡之路》。朴树在与世隔绝多年后终于推出新作,人们在微博、微信上奔走相告。微博上,这首歌仅用7小时播放量就超过百万,这一速度也打破汪峰2013年《生来彷徨》9小时创造的百万试听纪录。韩寒关于《平凡之路》的微博最终转发量达到376312条,点赞数413854次。2014年底,朴树也凭这首歌获得了第51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这一年他还当选了《时尚先生》杂志的“年度先生”,同在这份名单上的还有马云、陈可辛、谢霆锋、丁俊晖等人。

  在接受《时尚先生》采访时,他说:“在我最自闭的时候,我都觉得人是应该开放的。我跟朋友说,我不想自闭。哪怕我在家呆着,我的心都非常开放。”

  《时尚先生》记者问朴树,为什么在这一年增加了许多演出?朴树回答得很诚实:第一我需要赚钱,现在做唱片的钱我还没有呢。我不想签公司,宁愿自己做。从被迫的角度来说,我要维持这个乐队。大家都要养家,我得对他们有个交代。

  5月份,朴树两次往返英国伦敦录音,在致歉长文里,朴树也说到:两次往返London,七月回到北京,我感到自己已经耗尽了,再没有了工作的状态。倒计时更是让我厌烦了一切。演唱会,录唱片。我只想一觉睡到它们结束。我愿意时间迅速地过去,掠过它们,哪怕末日来临。

  他还为侯孝贤的电影《聂隐娘》制作了宣传曲《在木星》,阿里音乐的单曲封面上写着,这是“朴树出道16年以来的第29首歌”。

  侯孝贤与朴树,一老一少两代文青虽然从未谋面,却互相赠书,是一段颇具古意的忘年神交。

  不过,低调的朴树似乎对于使用他的照片做单曲封面有点不好意思,在微博上对经纪人建哥撒了个小娇。

  朴树虽然也有微博,但他远远不是什么微博达人。他仅仅发过3条微博,第一条说的是娄烨电影《推拿》,发表于2014年12月11日;第二条就是向建哥“撒娇”,发表于2015年7月28日;第三条就是致歉长文,发表于2015年10月11日。

  他喜欢作家李海鹏的《佛祖在一号线》,他说,“那本书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帮我建立了原则。”

  苹果公司曾经给他邮来一个爱疯6,他不用,依然在使用100多元的诺基亚手机。你可以看到,他为数不多的3条微博都是从网页端发出。妻子吴晓敏为他注册了一个微信账号,他也没有使用。这个细节,李海鹏曾经在自己的公众号文章里提及。

  这一切改变都是令人欣喜的——朴树从自我的封闭里走了出来,重新将自己打开,与世界恢复了对话,积极地投入当下的生活与工作,同时依然在音乐创作上全力以赴。回归后的几首新作尽管存在争议,也正说明了大家对他仍旧充满期待。

  慢工出细活一直是朴树的创作方式。在长文里朴树也透露,打磨已久的新歌《好好地》将在10月13日首发。而10月17日就是朴树“好好地”演唱会的北京站日子了,接下来还有上海、深圳、南京,如果有你的城市,就去看一场吧!

  各位,写这篇文章首先是要道歉。唱片没有录完。拖延得很疯狂。3个月前的计划是演唱会前拿到唱片母带。2个月前的计划是至少完成3,4首歌。现在的状况是,整整1个九月,只完成了1首歌。

  演唱会的deadline,从决定的那一刻就开始给我巨大的压力。它让我焦虑。

  无时不刻,我听得到炸弹走针的声音。再没有放松过。5月去英国录音前,几次想说取消它吧。但看到大家都满怀热情地准备着,我吞下了这句话。这是我的责任。我来承担。

  自己作制作人并不容易,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尤其是和外国人合作,彼此间的差异和沟通,让固执并有细节癖的我身心俱疲。两次往返London,七月回到北京,我感到自己已经耗尽了,再没有了工作的状态。倒计时更是让我厌烦了一切。演唱会,录唱片。我只想一觉睡到它们结束。我愿意时间迅速地过去,掠过它们,哪怕末日来临。

  独立。独立做音乐。做不同于这个国家的音乐。说来是很酷的。但那艰难只有自己知道。很多时候,我感到孤立无援,不知该怎么办。无论音乐还是音乐以外的。每次精疲力尽时,我都会怀疑我所做的一切。它们有什么意义。它们值不值得。我为什么不做些让自己轻松的事,我该不该为我的未来做些打算。而对付这种时刻,我的经验是,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错觉,然后静静等待坏情绪过去,等待自己复原。七月的崩溃很长,一直持续到八月。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这张唱片我等了10年,我不能因为任何事而让它不清不楚地结束。

  八月依然是不顺利的。我已经意识到十月前完成唱片已无可能。而没有唱片,演唱会又有什么意义。我对建哥说,取消它吧。我知道票已经在卖了,我们退票道歉赔款。他也不再坚持了,只是说,可是,咱们真赔不起。我知道。这是真的。几天后,我接受了大家的建议,唱6首新歌,无论如何,把演唱会完成。

  象之前担心的一样,用skype和邮件交流混音完全是一件混账事。误解连连。谁都不知道对方想干嘛。疲惫不堪。更糟的是发现在英国录下的不少东西也许不是我想要的,要做很大的调整,有一些甚至要重录,六首新歌的计划依然没有完成。而那首困扰了我两年的歌,继续让我深陷泥潭。一度,我认为我永远也无法完成她。这是另一个故事了。也许以后会讲讲它。

  总之,在九月的某一天,我再次陷入绝境。象今年的许多时候一样。我愤怒极了。我想知道,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一个人。难道他还不够拼尽全力吗。在那一刻,炸弹的事我已经不在乎了。让老天爷决定吧。无论是那首歌,唱片,还是未来,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我很清楚,无论如何,我都会接受它们,承担它们。

  2015注定是难熬的。然而其中的美妙也许要到很久以后才能体会到。所以,我想我不能错过它们。我要珍惜它的每一秒。

  关于演唱会,无论如何我会完成。我会唱20首歌。因为没有更多的新歌,每一场我会请一个我喜欢的音乐家,帮我一起完成。他们每个人都与我非常

本文由必发88网页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大象音乐:朴树这12年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