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国导演雅戈:戛纳参展可能对片子有害

- 编辑:bf88手机版 -

法国导演雅戈:戛纳参展可能对片子有害

  法国导演伯努瓦-雅戈是《电影手册》力捧的导演,在2012年《 再见,我的皇后》 为柏林电影节开幕后, 时隔三年,新片《女仆日记》又来到这里参赛。伯努瓦-雅戈:它起到最大效果的橱窗效应,总之对我来说,我拍摄电影可不是为了当作秘密守起来。

  新浪娱乐讯 法国导演伯努瓦-雅戈是《电影手册》力捧的导演,在2012年《 再见,我的皇后》 为柏林电影节开幕后, 时隔三年,新片《女仆日记》又来到这里参赛。这是导演根据法国著名作家奥克塔夫-米尔伯同名小说改编而来的故事,讲述一个从巴黎来到布列塔地区富人家当佣人的女孩Celestine,年轻貌美,被男主人骚扰,又被女主人苛待。倔强聪慧的Celestine,并不不甘心社会地位地下带给她的种种凌辱,她爱上这里沉默的园丁,做出一个疯狂决定,却依旧摆脱不了被操纵的命运。

  这已经不是原著小说第一次改编,1946年让-雷诺阿,1964年布努埃尔都有精彩作品奉献。柏林首映后导演伯努瓦-雅戈接受新浪专访,详细解释了自己面度先辈大师经典作品,再次改编的拍摄动机,他还透露了曾经考虑奥斯卡影后玛里翁-科迪娅担任主演的内幕;以及达内兄弟作为本片制片,在最后阶段和导演的分歧和讨论。作为法国导演,雅戈还毫不客气地吐槽戛纳国际电影节可能对电影造成的负面杀伤力,表示尽可能避开那里。

  新浪娱乐:你的前作《再见,我的皇后》是一部古装戏,这部新作也是年代戏,这仅仅是偶然还是你对古装戏格外青睐?

  伯努瓦-雅戈:这不是我的特别喜好,不过,总是有人推荐给我拍摄这类戏的机会。我也很高兴去拍。导演和作家是不一样的,不可能总是拍摄自己想拍的,而是拍摄可能拍摄的电影。不过在《再见,我的皇后》和《女仆日记》之间,我也拍了一部现代戏。因此,两种类型我都会拍,不会将它们区别开来。

  新浪娱乐:你谈到作家和导演间的区别,《女仆日记》就是改编自名家名作,并且已经被两位电影大师搬上大银幕,可以谈谈这两部前作对您有哪些影响吗?

  伯努瓦-雅戈:我丝毫没有受到之前这两部我非常熟悉的作品的影响。而我阅读这本书是不太久之前的事,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重拍,是这本书给了我拍摄属于我自己版本的愿望。要知道之前雷诺阿和布努埃尔两个版本差异非常大,我可以说我的版本也完全不同,它们之间没有去做比较的实在理由。原著小说内容非常丰富,展示了各种经历,如果要全部拍出来大概需要5个小时,而我只想拍一部一个半小时的作品,因此需要做出个人的选择,就像之前导演也要做出他们自己的选择一样,正是这样,每个版本都有它的个性特点。

  新浪娱乐:这是你和蕾雅-赛杜第二次合作拍摄,感觉到她有哪些演变和进步了吗?

  伯努瓦-雅戈:她像所有年轻女孩那样,在24到28岁间有自己的变化,并不是特别因为电影或者演了某部戏。每一部电影,对于女演员来说,尤其是像蕾雅那样选择拍摄的影片很多都不容易,充斥了暴力,每个角色的扮演对演员来说都是一次特别的经历,它也许不会改变人的本质,让她变成另一个人,但是会让她发现并接受她自己原本都不了解的内心层面,并成为她性格新的组成部分。

  伯努瓦-雅戈:我想是的,007中扮演的女性和通常意义上电影中的女性,以及007系列其它作品中的都不太一样,而且这还是丹尼尔-克雷格拍摄的最后一部007系列。就我所知,蕾雅扮演的女孩真是影片中让克雷格放弃继续下去的理由,意义就更多了一层。

  新浪娱乐:我听说之前也考虑过玛里翁-科迪娅担任女主角的,感觉这两位女演员气质差异很大,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蕾雅?

  伯努瓦-雅戈:事实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在最初写剧本的时候,脑海中就是以蕾雅做样本的,不过之后,蕾雅在她的职业生涯中的一些经历让她有段时间无比脆弱,因此没有继续拍摄的愿望,我了解她所以尊重她的选择,并且知道玛里翁一直想和我一起合作拍摄,就找到她,不过,她希望可以晚一点拍,因为准备要第二个孩子。而我不想等待她生完孩子再拍,只好等以后有机会再和她合作了。

  新浪娱乐:影片画面精心还原了20世纪初的法国风貌,可以谈谈片中对光线使用的想法吗?

  伯努瓦-雅戈:光线的使用和布景选择以及光线源紧密相连,还要考虑到不同的照明器材,比如蜡烛还是是电灯。这个还和当时的社会阶层产生了关联,因为电影中展示的年代正是从燃烧光过渡到电灯光线照明的时候,因此在已经开始使用电灯的阶层,以及那些还在使用蜡烛的人群之间,社会阶层地位区别是很明显的。

  新浪娱乐:可以谈谈达内兄弟为这部影片担任制片的具体情况吗?达内兄弟是否给你很多建议,你们经常交流?

  伯努瓦-雅戈:我认识达内兄弟在他们参与制片前就已经认识了,他们读了剧本后就决定担任制片,我们谈到了未来的电影,但是他们并没有对此进行任何干涉,在拍摄期间,我们一次也没有见过面,我在合成后期已经有很成熟样本的时候拿给他们看了片子。这个时候起,我们之间有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交流。

  伯努瓦-雅戈:达内兄弟的风格和罗西里尼如出一辙,影片中从来不会使用flash bac。但是影片中设置有回放这个环节,这就让他们提出许多质疑。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爆炸一样的经历,因此,有关剧情回放的设置在我们之间引来了很多对话,对我也非常有启发。

  新浪娱乐:你在拍摄中是比较指令型的工作方式,还是留给演员更多自由来发挥?

  伯努瓦-雅戈:自己说自己比较困难,如果其他人的说法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我拍片时喜欢掌握绝对权威,不过大家是在拍摄完才意识到这一点,经常是事情已经非常顺利的完成后,他们才意识到我在片场一贯我行我素,这有时候也会让他们不快。经常的情况是,那些演员们拍一场镜头,吃惊的问我:“怎么,这就结束了?”。因为我拍戏不喜欢重复,从不一遍遍去拍,如果一个镜头拍了一遍二遍,最多三遍还达不到要求,我就终止这个镜头的拍摄,尝试别的内容。因为我很看中在这一具体时刻下会产生到震动效应。而那些拍认真思考过,精心构造并花时间准备,下决心后出来的内容,我根本不相信。只有这一刻的现场爆发是我需要的,哪怕它不是完美。不过,在拍摄开始前我们会有非常认真充分的准备工作, 对于时代研究,对于电影可能带来的情感, 就好像电影已经完成拍摄一样,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

  新浪娱乐:影片中的人物似乎都有很强的社会阶层代表性,这是创作剧本时的考虑?

  伯努瓦-雅戈:不是剧本创作, 其实更多是在电影筹备阶段的工作,为了让每个人的身份吻合,对于他们的服饰,发型,表情动作和手势,讲话的方式和口音,我都提前尽可能的和演员们商量,做到最大限度的具体化。对于蕾阿-赛杜这个角色则不一样,我想做的是让她和以往人们想象中的任何女仆都不一样,很难对她的身份准确给出定义。因为她的社会命运是和人们对她的认知紧密相关,要知道她也可以是一个优雅的中产阶级的公主, 这也是影片中因为社会判决让她挣扎,撕裂,痛苦的原因。

  新浪娱乐:前作 《三心二意》在威尼斯影展参赛,《女仆日记》 又来到柏林,都属于欧洲三大影展,你是怎样看待大型电影节对一部影片的益处,其中也包括发行?

  伯努瓦-雅戈:它起到最大效果的橱窗效应,总之对我来说,我拍摄电影可不是为了当作秘密守起来。越多观众看到对我来说就越好。通过这些大型电影节环节展示电影,对电影本身是非常受益的事情。当然,它也可能起到相反的坏效应,不过,这一点在威尼斯和柏林都比戛纳要少很多。我对戛纳坏效应非常非常担心,而且主办方的工作方式更加加剧了这种坏结果。我一点也没有去那里的愿望,拍摄影片尽可能的考虑日期和威尼斯、柏林对应,而避开戛纳电影节。

  伯努瓦-雅戈:我6月将要开始筹备,9月就要开始拍摄了,直到10月,11月结束。这是一个现代的故事,发生在一座海边城市,三位主演是文森-林顿,桑德琳-波莱尔和德帕迪约,(德帕迪约要回到法国来拍戏了?)是的,正好这也是一个有关回归的故事。我和他一个岁数,18岁时彼此就已经认识了。(刘敏)

本文由CBA球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法国导演雅戈:戛纳参展可能对片子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