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亚男:被誉津门普斯卡什 遗憾中国没到世界水

- 编辑:bf88手机版 -

张亚男:被誉津门普斯卡什 遗憾中国没到世界水

  说起天津足球,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谷,就像津门足坛名宿张亚男的人生经历。他曾是天津队1960年夺取双冠、1965年全运会冠军的主力球员,但也在1990年率队遭遇降级噩运,2年前还与死神擦肩而过。如今死里逃生之后,年逾八旬的张亚男依然心系绿茵场,爱人乔维骃的唯一心愿就是老张能健健康康的。

  上点儿岁数的老一伐儿天津球迷,肯定知道张亚男。张亚男1937年出生,1956年入选天津青年队,踢左内锋位置,1959年入选天津队,打前卫位置。由于技术出众、头脑清晰、场上具有领袖气质,曾在50年代被誉为“津门普斯卡什”。

  回忆起那段青葱岁月,张亚男依然记忆犹新:“我是从1951年开始接触足球。天津有一场全国比赛,是华北队对火车头队,我印象特深是华北队2比0赢了。看完那场球,我就被足球比赛那种激烈的场面深深吸引了。回来和同学用早点钱凑了四块钱买了个足球,就开始踢。”

  别看初一才开始练球,但张亚男却凭借着天赋和努力一路入选天津队,并在1960年帮助天津拿到了全国联赛和锦标赛双料冠军,还在1965年率队获得第二届全运会冠军,当时天津足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津门普斯卡什这个绰号是我的恩师冯以理叫的,我对这些都不太往脑子里去。”张亚男笑着说,“毕竟60年那会儿天津队有老白队的基础,严德俊他们都在,双冠是大家的功劳。”

  按照约定的时间,喜子来到张亚男位于梅江芳水园的家中。此时他的爱人乔维骃已经准备好了张亚男过往的老照片、剪报,甚至还手写了他的重要经历。请注意,其中更多是执教经历,没有踢球的辉煌履历。执教之路虽然坎坷,却让张亚男悟出了很多人生哲理。

  1965年拿到全运会冠军后,张亚男却在最好的年纪遭遇了文革对足球事业的阻碍。此后告别绿茵场的张亚男,转型成为教练,天津青年队、市体校、中国少年队都曾留下他带领弟子们挥汗如雨的画面。“我和高丰文1956年就认识,后来他差一点儿来咱们天津队。”张亚男说,“1983年高丰文让我帮他带中国少年队,结果我们在第一届柯达杯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上打进了八强。”1989年张亚男临危受命,接下了带领天津一线队完成保级的任务。虽然深知困难重重,张亚男还是欣然接受,当时天津队的领队是张大樵、教练陈金刚和张贵来,队员有施连志、山春季、段举、霍建霆、王俊,年轻一些的有高玉勇、韩金铭。结果球队积重难返赛季末降级,张亚男又担任了一年领队后离开,那也是他唯一一次执教成年队。

  离开天津一队,张亚男重返市体校直到退休。后来还先后执教过自己母校18中学的汇文米盖尔足球学校和天津师范大学足球队。可以说,张亚男将自己大部分执教生涯都放在了青少年方面,培养出孙建军、高飞、梁宇、田玉来等天津足球职业化后的第一批可塑之才,那支天津三星队恐怕也是不少如今中青年对于天津足球的最初记忆。

  不过有一件事儿对张亚男触动特别大,在执教汇文米盖尔足球学校期间他率队去美国达拉斯访问比赛,自己的女足小队输美国的十几二十个。“我就问他们的足协主席足球人口数,人家告诉我达拉斯一个区人口28万,在足协注册的女足青少年球员有5000多。当时咱们天津市人口1000多万,足协注册女足青少年球员只有2000多人。也就不奇怪为什么人家美国女足成绩那么好,而后来咱们中国女足每况愈下。”

  干了一辈子足球,张亚男却告诉喜子:“我对足球寒了心了。”他说这辈子两大遗憾:“一是我们踢了一辈子没有上升到世界水平;二是咱们中国足球现在之所以还有人托着,是足球爱好者和球迷托着,我们干这行的人实际上没起到托起中国足球的作用。”所以张老告诉喜子:“现在中国足球我不看,太对不起观众,太对不起托起中国足球的人了。”

  张亚男和爱人乔维骃算是青梅竹马,俩人是小学同学,机缘巧合高中毕业后在同学聚会上再度相逢。乔维骃喜爱文艺体育,对于运动员尤其崇拜,于是便有了这段传奇的姻缘。后来张亚男在天津踢出名堂,乔维骃则成了津门首屈一指的外科大夫,俩人都是事业型,相濡以沫相伴至今。“我印象特别深,当时还颁发给我一个‘优秀家属’奖,他不让我去领奖,后来我还是去了,还得了一个毯子。”乔维骃如今回忆起来仍是满满的甜蜜。

  如今张老能坐在喜子面前接受专访,确实要记爱人乔维骃大功一件。两年前也就是张老78岁那年与死神擦肩而过,至今让她心有余悸:“当时他同学在曹碑店开了个高尔夫球场,让他去打。本来儿子安排上午休息下午下场,可老张说早点吃多了就要下场地,当时他特别兴奋。第一下打完,第二下就倒了。送到旁边医院作CT,结果是房颤伴有脑梗,当时已经没有自主呼吸了,我感觉人不行了。不过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就在想下一步怎么办,我告诉儿子你爸不能死在这,咱们死也死在天津,一定要回家。后来第四天有了自主呼吸,我们又在曹碑店那个医院住了三周,慢慢才恢复到现在。”年轻时乔维骃忙事业,现在他基本上成了张亚男的“私人护工”,这种相濡以沫的画面令喜子羡慕欣慰。

  在爱人的精心照料下,如今80岁的张亚男精神矍铄,丝毫看不出曾经死里逃生的惊险经历。虽然他告诉喜子,自己对中国足球寒心了,可是提到青训未来发展方向,张老还是有很多话想说:“我认为中国足球的青训按现在这路子发展还是没戏,我当时有个想法,就是体育局应该把青少年培养这块交给教育部,由教育部在学校里开展,体育总局一定要放弃青训这块。现在我们的青训是体育总局、教育部、俱乐部之间难以调和,都想到学校去挖资源。说到底就是需要管理者敢担当,不仅需要体育老师,还需要每个学校的校长来抓,要把钱花在点儿上。”

  张老还谏言中国足球应该有效利用退役运动员这个资源,到学校去培养青少年。“咱们青少年培养的科学性太差,小孩儿一开始适合从事什么运动,在国外都能看出来,可是国内就没有,还停留在教练用眼看的阶段,没有一个科学的指标。”在张老看来,只有青训关系捋顺,青训管理提升,同时不影响文化课学习,中国足球的未来才会有希望,“希望我们这辈人没有完成的心愿和目标,中国足球的后来人可以完成。”

  从到张亚男张老家采访,到动笔整理材料成稿,不过几天时间,可就在这几天里,曾与张老在1960年为天津夺取双冠并肩作战的津门足坛名宿、老白队成员严德俊在津故去。

  在悲痛、哀伤、缅怀之余,我们深知肩上的责任更加艰巨。唯有砥砺前行,将《津门足坛双百颂》书写好、整理好、传播好,让更多人了解天津足球的百年历史,才是对那些为天津足球奉献一生的人们最大的慰藉!

本文由CBA球队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张亚男:被誉津门普斯卡什 遗憾中国没到世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