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楼市和监狱里的方便面

- 编辑:bf88手机版 -

中国楼市和监狱里的方便面

  在美国监狱黑市中,一些犯人垄断了方便面供应,使之成为“监狱里的硬通货”,这与房地产成为中国资产里的“硬通货”现象极其相似。

  据外媒《Newsweek》报道,8月22日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近期在美国监狱中的黑色交易市场确定了最新的流通规则,方便面取代香烟,变身为地下黑市里的新品种“货币”。

  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学学院的米歇尔·吉布森博士最近也在《卫报》发表了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表示“方便面正在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曾经香烟、邮票和啤酒是美国监狱里的通用地下货币,但现在成了方便面。

  据一名监犯介绍,监狱里所有东西都要用钱买,但是方便面是唯一可以当钱用的东西,有了它可以交换任何其他东西,甚至包括可卡因、杀手和性。

  一包在监狱小卖部仅售59美分的方便面,在物品交换中,它的价值发生了变化。两包方便面可以换来一件价值10.81美元的运动衫;5根价值2美元的特制香烟,仅能换来一包方便面。如果搭配新鲜蔬菜,方便面的价值将会更高。

  几乎所有囚犯都在疯狂地收集方便面。在监狱里,谁掌握了方便面的货源,谁就掌握了权力。甚至有些监犯叫嚣:“只要有方便面,我可以把牢底坐穿!”

  既然是货币,不同的方便面的币值也不尽相同。在监狱中,日本、韩国的方便面大量流通,但只有中国的方便面因为分量足、料包丰富、营养均衡、口感上佳,才成为监狱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尖货。

  ▲布鲁克林的黑帮大佬曾通过洗方便面澡“炫富”:“我只享用最好的方便面,Chinese food始终是我生命中的最爱。没有人敢从我身边夺走哪怕一小口汤,这关系到我的尊严。”

  前面我们提过,方便面成为“监狱里的硬通货”,这与房地产成为中国资产里的“硬通货”现象极其相似。

  为什么这么说呢?星子发现,方便面与房地产,这两样风牛马不相及的事物,在成为各自社会里通用硬货资产里的生成原因、生成环境和价值风险,却是一模一样的。

  从“美国监狱方便面经济”现象生成的根本原因来说,是食物供需极度紧缺所致。自1982年以来,美国监狱犯人数量不断增长,但是劳教系统的支出却没有相应增加,导致监狱里的伙食每况愈下,食物成了稀缺资源。监犯无法获得能够支撑一天工作和劳动和锻炼、聚殴的能量,而方便面因为高热量、易储存、绝对保值,这才成为监狱里的“油炸黄金”。

  对于房地产而言,房价暴涨又何尝不是住房(土地)供应短缺所致呢?政府通过土地招拍挂制度刺激了住房需求,但是符合市场需求的供地计划却往往没有完成。北京就宣布五环内不再供地,深圳、上海的土地几乎处处是地王,南京、杭州、合肥等地的供地计划远小于市场需求,根本无力阻止房价上涨,只能让吃瓜群众看到土地稀缺的事实,进而刺激房价,从而完成政府供地本身的利益最大化。

  由此,在监狱和土地市场这两个同样相对封闭的经济环境中,因为生存产生了新的物质需求,但在供需不平衡的极端情况下,“监狱”里的货币币种和币值都发生了改变。更何况,中国楼市具有方便面的一般特征:能长期储存,可以满足需要,并且绝对保值。这就是我们中国楼市的监狱经济学。

  既然说到“中国楼市里的监狱经济学”,我们就再来说一说监狱方便面与中国楼市共同面对的大风险:资产泡沫。楼市和方便面都是可以快速生产的,尽管有刚需,但是库存也在逐步增多,那么,它们会贬值吗?

  我的答案是,有这种可能,但因为中国市场跟监狱一样,可选的资产标的少得可怜,所以照目前来看,价格很难下跌。监狱里只有香烟、邮票、方便面等少数资产品种,而中国股市一蹶不振,金融理财遍地跑路,能够保值增值的也就只有楼市一项单选。

  更何况,制定方便面价格体系的是监狱黑帮老大,有暴力组织等硬拳头做支撑。如果方便面汇率跌了,监狱老大会倒掉一部分库存。如果外人想大面积投资进入监狱方便面市场,就得受黑帮老大的”政策调控“。墨西哥毒枭古斯塔沃就控制着加州惩戒中心的方便面生意,而南非开普敦钢材大亨想进入监狱方便面市场,“但是收到了黑帮的警告”。

  而对于中国楼市而言,它也是一个封闭的体系,土地只能通过政府流出,尽管中国不缺土地,但在封闭的一个经济体系内,就有了很高的附加值了。

  中国日报网,果壳网,《香烟在美国监狱里不好使了,如今值钱的是泡面!RAmen!》

本文由CBA解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楼市和监狱里的方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