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伦比亚引渡大毒枭以期修好与美国关系(二)

- 编辑:bf88手机版 -

哥伦比亚引渡大毒枭以期修好与美国关系(二)

  乌里韦政府不但把引渡计划看作是修好和美国关系的外交手腕,而且还是瓦解国内力量的“软武器”。

  哥伦比亚政府已经把这项引渡政策作为平衡国内政治力量的杠杆。他们认为,这项措施可以和右翼准军事组织在解除武装的谈判上添加砝码。反对力量的头目如今都上了美国通缉毒犯大名单。

  引渡计划的政治“软力量”在谈判桌上表现得尤为明显。2002年,哥国内准军事组织——“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力量”的两个头目先后落网并引渡到美国之后,这个曾经在该国肆意横行的右翼组织迅速分裂瓦解,同时更缩短了解除武装谈判的时间。

  最近,哥伦比亚最高法院批准了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头目之一帕尔梅拉引渡到美国。他是引渡到美国受审罪犯当中最危险的一个,因为他的游击队直到如今仍在全国各地制造。

  乌里韦总统在谈到游击队不断制造事端时表示:“对于那些作恶多端、对社会造成极大危害的人,必须严格执行引渡计划。”但另一方面,政府同样希望对于帕尔梅拉,这是个“有弹性”的计划,以便在和其组织谈判占得先机。政府的态度是,如果帕尔梅拉愿意释放包括三名美国人在内的绑架人质,政府会考虑“灵活处理”。但乌里韦强调,那些想免除引渡之苦的人必须“显示和平的诚意以及改善在社会中造成的恶劣影响”。

  早前有媒体报道说,美国和乌里韦政府已经达成一致,即使在哥政府与武装组织谈判期间,照样可以实施引渡计划。但是,乌里韦的和平专员卡洛斯则通过哥伦比亚杂志《一周》表达了政府希望弹性处理引渡计划的愿望。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乌里韦的引渡政策。国会议员古斯塔沃就强烈反对政府对这些大毒枭及武装头目采取“灵活措施”。他认为,现在政府只是“走形式”而已。目前引渡到美国的大部分罪犯都是那些早已脱离了大集团或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喽啰。而对真正的罪魁祸首,政府却和他们在谈判桌上讨价还价。

  希尔韦托今年65岁,由于思维敏捷,善于与警察“斗智斗勇”,被人冠以“棋手”的绰号。希尔韦托和他那个现在仍关在哥伦比亚监狱的弟弟米格尔曾经建立并统治过臭名昭著的卡利集团。根据美国毒品管制局的统计,20世纪90年代时卡利集团经手的可卡因贸易占到世界可卡因贸易总量的80%,每年从中获利高达80亿美元。

  希尔韦托1939年出生在哥伦比亚托利马省,父亲是制图员,也是个不成功的画家。他15岁辍学,25岁开了一家药店。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贩毒,但到了20世纪70年代,他已是哥伦比亚有名的大毒枭了。

  希尔韦托不爱抛头露面,喜欢交朋友,惯于金钱开道而非诉诸武力。他自称是“家庭型男人”,喜欢运动,酷爱诗歌,甚至连警察都称他为“卡利集团的绅士”。

  希尔韦托最初与麦德林集团合作,但随着羽翼丰满,他对老二的地位渐渐不满。20世纪90年代初,希尔韦托开始暗中支持政府打击毒品犯罪,暗杀了埃斯科瓦尔手下60多名干将。1993年12月,埃斯科瓦尔被警方击毙,麦德林集团从此一蹶不振。卡利集团一跃而成为世界毒品走私的“龙头老大”,鼎盛时期一度控制着世界上80%的可卡因交易,年非法利润达80亿美元,美国境内80%的可卡因及都由该集团供应。

  希尔韦托深知贩毒是见不得人的勾当,黑钱必须“漂白”,因此很早就参与“正业”。他是国内一家银行的董事长,也是巴拿马美洲国际银行的董事长,还代理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在哥伦比亚的特许销售权。

  此外,卡利集团旗下还有30多家广播电台、两家制药实验室、400多家连锁折扣药店、一个足球队和一支有1000多辆出租车的车队,在通信、建筑等许多产业领域都有股份。

  但据哥伦比亚警方掌握的情报,这些产业其实都是希尔韦托洗钱、获取原料以及收集情报的工具。他以制药实验室和药店为掩护进口化学药品,加工可卡因;出租车队则被用来监视警方。所以美国反毒署曾将其称为“世界上结构最复杂的公司化管理毒品帝国”。

  摧毁麦德林集团后,哥政府就瞄准了卡利集团。1995年6月,在进行了2300多次搜捕行动之后,警方终于在希尔韦托寓所的壁橱中将其抓获,并判处15年徒刑。但2002年11月,一名法官竟以“表现良好”为由将其提前释放。2003年3月,在美国的压力下,哥政府再次将他逮捕入狱。

  1996年,卡利集团的接班人威廉在一家餐厅遇刺,身中6枪,保镖替他挡了37枪才使他死里逃生。但这起事件也预示着卡利集团的没落。随着希尔韦托到美国受审,卡利集团的分崩离析在所难免。(本版编译 甘宁)

本文由CBA解说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哥伦比亚引渡大毒枭以期修好与美国关系(二)